您当前位置:::中共瑞丽市纪委:: >> 执纪审查 >> 浏览文章

“猫鼠合谋”护走私 一身警服换囚服 ——原瑞丽市森林公安局局长陈华国严重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发布时间 : 2019年06月25日             字体: 点击:

云南瑞丽,被誉为“有一个美丽的地方”,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森林面积4.8万多公倾,森林覆盖率达58.7%,边境线长达169.8公里,是云南边境线上界碑最密集、渡口与通道最多的地方。在这林海绿涛、山峦叠嶂,森林资源丰富的野生动植物“天堂”,有的“绿色卫士”却忘记初心,执法犯法,甚至与走私份子合谋上演“猫鼠大戏”,最终在贪欲中翻船。

陈华国,男,1965年7月出生,曾任原瑞丽市森林公安局(现瑞丽市自然资源公安局)局长兼督察长、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林业局党组副书记。2019年3月,因其严重违纪违法被瑞丽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收不入账 “如意算盘”初填欲壑

2005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陈华国被组织任命为德宏州森林公安局瑞丽分局局长。

“到了新岗位,本应该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为党工作,为民服务,但是由于指导思想和政绩观出现了偏差,导致许多决策错误。当时认为只要业务工作搞上去了,上级安排的任务完成了,领导满意了就行了,而至于用什么方法去完成,完成的过程中有没有违纪违法根本没有仔细去想。”在忏悔书中,陈华国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这位曾经“白天工作完成后,晚上也主动学习”“下乡工作从未推辞叫苦”的优秀民警,成长为“一把手”后,面对颇有起色的工作和这支富有凝聚力的队伍,他有些“飘飘然”了。在陈华国错误的政绩观“指导”下,光辉的起点逐渐变成了堕落的开始。

“在日常查缉工作中以罚代刑、不予立案,且不开具罚没收据;安排民警押运走私木材车辆后,收取费用……”2007年前后,陈华国授意下属在单位设立“小金库”,尽管财务人员有过劝诫,但陈华国仍执意要求,并想方设法不断充实“小金库”资金。

设立“小金库”,陈华国甚至“没有去想它是党纪国法不允许的事”,为了所谓的“便于开展工作”“为干警谋福利”,陈华国无视纪律规矩,尤其是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将部分“小金库”资金用于滥发津补贴、发送礼品礼金,还自认为这是激励干警“行之有效”的办法,心安理得地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更严重的是,与他人共同贪污“小金库”资金56万元,个人贪污39.5万元,用于岳母去世、女儿结婚、购买汽车、购置房产等开销。

欲望的浪潮一旦掀起,理智与底线终将被淹没。滥发津补贴、吃喝玩乐、迎来送往、外出考察、个人支配……这个高达500余万元的“小金库”似乎无所不能、威力无穷,办成了许多不能办的公事私事,却使陈华国一步步滑入了罪恶的深渊。

私欲泛滥 收受贿赂自甘堕落

邻国缅甸,珍稀动植物资源丰富,而国内此类资源相对匮乏,需求较大,跨境走私、非法运输、销售野生动植物带来的巨额利润让当地相关职能职责部门成为不法份子腐蚀的目标,陈华国的“权力光环”也因此“正中靶心”,其摇摇欲坠的理想信念在“人情”包裹的物质“围猎”下逐渐垮塌,也让森林公安局沦为不法份子的走私“中转站”。

“快过节了,这是一点小心意。”由于非法经营野生动物担心被执法部门查到,在陈华国担任森林公安局局长第二年的中秋前夕,“野味”老板想方设法找到陈华国,将装着5000元的红包放在桌上。

收,还是不收?“自己毕竟是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权力应该用来为党和人民服务,不应该为己谋利。”“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的人际交往,金额不算大,拿点也没事吧?”陈华国脑海中一正一邪的两个念头频频闪现,矛盾、焦灼又带着丝丝侥幸。

“今后还麻烦陈局长多多关照……”简单推辞了几句,贪欲最终还是占了上风。陈华国有些紧张地收下红包,至此,二人心照不宣订立“攻守同盟”——在日常查缉中不刻意主动到该老板经营的饭店突击检查,就算“不幸”被查到,也只会以罚代刑,并且有意降低罚款金额。

“天上掉馅饼,地上就会有陷阱。”越来越多的商人老板盯上了陈华国手中的权力,为了拉拢腐蚀党员干部功于心计,如法炮制。两条大重九、几瓶茅台和XO,今天五千、明天两万……陈华国总是客套几句后便一一笑纳,如同一只落入不法商人编织的“金钱网”中的虫子,已被“围剿”还全然不知。

案发后,陈华国称自己确实是“蜕变”了:“面对穿草鞋的广大林农,自己对他们的感情日益淡了,面对穿皮鞋的老板,感情却日益浓厚和羡慕。”正是这种“蜕变”,让陈华国全然忘记了入党的誓词,从警的使命,将人民赋予的权力与捞钱敛财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

“我家里最近在装修,大门还没有木材,你来帮我看看!”不仅受贿受得心安理得,陈华国膨胀的欲望驱使他明目张胆地向红木商人索要贿赂和索要红木,迫于压力与威严,该商人不得不送给陈华国价值3.6万元的红木门。

“一次次的为自己谋取私利,就如吸食毒品一样让他不能自拔。”经调查,陈华国在任职期间,利用职权在查处非法走私木材、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等违法行为过程中,给予他人关照,共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6.94万元;违规收受他人给予的礼金人民币13.2万元。

“猫鼠合谋” 警员充当“护私干将”

“你为我生活买单,我为你摆平麻烦。”收了他人的钱,自然是要为他人办事。陈华国把单位当做“私人领地”为所欲为,把干警当做“家丁马仔”任意驱使,权力已沦为陈华国谋利的“权杖”。

2008年,一木材商人找到陈华国帮忙,想让其将无合法手续的10车木材冒充为已被查扣的无证运输木材从弄岛镇押送至瑞丽市区,并承诺给予每车1万元的“辛苦费”。

来钱之快让陈华国欣然同意,立即安排民警押送,一路警车“护卫”,甚至遇到海关查缉还声称“这些木料已被森林公安查扣”,最终顺利“蒙混过关”避开海关检查,此次“押运”陈华国收到“辛苦费”10万元。

有了陈华国的首肯,多名不法商人更加肆无忌惮,一边不断地给陈华国送钱,一边躲在他的“保护伞”下进行走私活动。而原本肩负查缉非法运输木材职责的陈华国,对“黑心钱”逐一笑纳,不仅不让民警去查,反而心甘情愿成为走私者的“保护伞”,甚至以伪造拍卖程序、串通买受人等方式处置扣押木材,为不法分子提供庇护,逃避法律制裁,助长了当地走私者的嚣张气焰,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7年5月,瑞丽市纪委对反映市森林公安局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并与其谈话。

陈华国认为,他收下的“红包”数额不算大,只是“小打小闹”,何况“互惠互利”的商人老板也不会供出自己,抱着这种侥幸心理,陈华国矢口否认,错过了向组织主动交代的机会。因担心个人及单位存在的违纪违法问题暴露,陈华国还指使会计人员销毁“小金库”资料,对抗组织审查,企图做到“天衣无缝”。

2019年,“扫黑除恶”雷霆万钧,“破网打伞”火速进行,不法商人的走私“靠山”逐一坍塌瓦解、受到惩处,陈华国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也渐渐露出水面。

“如果不是这次办案人员的帮助和剖析,我真的没想到我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保护伞’。虽然当时主观上觉得自己没有刻意的保护谁,但是现在一想一看客观上已经形成事实,真正的内心矛盾是到了这里,想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构成‘保护伞’以后才开始的,我非常难过,思想激烈地冲撞,才觉得真的辜负了党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培养。”案发后,陈华国才恍然大悟,后悔不已。

自食恶果 幡然醒悟悔之晚矣

陈华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公安干警,违反政治纪律,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及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对抗组织审查,滥用职权,以案谋利,贪污受贿数额巨大,包庇纵容他人从事走私活动,充当“保护伞”,性质极其恶劣,严重玷污了党和国家公职人员的形象,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翻开陈华国的忏悔书,字字句句令人痛心,更让人警醒:

“父母一再叮嘱我,要好好干,一定要给家人和农场争光。面对父母的叮嘱,我严肃地做了保证,我让他们放心,我一定会做一名好警察。那个情景我现在还历历在目,就仿佛是昨天的事一样。”

“我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也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总觉得自己从警这么多年太辛苦了,应该轻松点了,就这样思想开始逐渐下坡,对自己的要求也不再那么严格了,学习更是应付式的走过场,就连上级要检查的心得体会好多都是自己只写几条纲领,然后就交由办公室的帮我完成,特别是对党纪党规、法律法规没有系统地学习,认真地领会和执行。”

“这时我已处于一种麻痹状态,就连过组织生活和参观廉政教育基地也没有让自己警醒,更别提用一个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就这样一滑再滑,使自己坠入了腐败的泥塘,使自己手中的权力沦为了为自己和不法商人谋利的工具。回想过去自己也曾有过光荣的历程,而今却沦为了人民的罪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就是放松了思想改造,不认真学习,忘记了每个党员都是人民的公仆,不能以任何形式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原则……一个党员一旦蜕变,怎么能不犯罪呢?而这种蜕变过程又是那样不知不觉就发生了,我当时就像一只青蛙泡在温水里,不知不觉就丧失了党性原则,一次次的腐败,一次次的为自己谋取私利,就如吸食了毒品一样无法自拔,就连参加组织的教育学习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违纪违法正在加重,自己正在走向犯罪的深渊。”

“一名曾经在刑事侦察战场上不甘言败、勇往直前的警察,今天却在拒腐防变的战场中打了败仗倒下了。如果过去自己多加强学习,多用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多用党纪党规、法律法规对照自己,自己又怎么会倒下,怎么会成为罪人呢?唉!自己的违法犯罪损害了党和人民的利益,也给家人带来了无尽的伤害,更将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时辜负了组织对自己的培养以及广大民警对自己的信任。每当想到这些我就痛心不已,真是可悲又可恨!现在面对入党誓词我羞愧万分……”

可惜,这些醒悟来得太迟。陈华国没能把握好人生的方向盘,算好自己的“人生账”,明知已入歧途,却不止步,明知违纪违法,仍“当官发财两不误”,最终自毁前程、黯然退场、身陷囹圄。

2019年5月24日,陈华国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船到江心补漏迟。这位本该让警徽在绿林间熠熠生辉的“森林卫士”,最终作茧自缚,从官路走向了囚路,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及无尽悔恨、愧疚的灰暗岁月。


来源: 瑞丽市纪委监委    作者: 谭雪    编辑: tanxue    返回顶端
要闻播报
宣传教育更多
互动交流更多